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公司新闻 >

环亚刚好`heji⒍vip:试验难 生产更难 轻型车国六标准会推迟吗?

2020年公司新闻 人已围观

简介环亚刚好`heji⒍vip:试验难 生产更难 轻型车国六标准会推迟吗?

  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整个汽车产业链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无论是整车企业、零部件企业还是下游经销商都面临着复工、复产延期的难题,而原本将于今年7月1日全面实施的轻型车国六标准也让企业压力倍增。 疫情之下,各轻型车企一方面全力抗击疫情,一方面恢复生产,做好车型开发、生产和销售准备。   记者了解到,2月17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向生态环境部、工信部提出建议,因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轻型车国六标准实施存在较大难度,建议给予产业适当的过渡期,并利用财税优惠等措施减轻企业负担。   试验难  为进一步改善环境质量,促进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根据此前生态环境部发布的《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要求,自2020年7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本标准6a限值要求,自2023年7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本标准6b限值要求。 按照排放标准要求,轻型车新增PN(颗粒物个数)限值也将于7月1日同步实施。   但是由于2020年开年受疫情的影响,业内普遍认为,2020年我国车市整体将不容乐观。 而7月1日作为今年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时间节点,在轻型车国六a标准的实施方面,中汽协认为,疫情影响下,一方面,整车企业面临着生产和库存销售的难题,另一方面,检测机构、试验场复工延期,延长了企业产品认证周期,进而延缓了产品上市时间。

因此,企业应对标准升级的难度大幅加大。

  疫情当前,面对原本将于今年7月1日全面实施的轻型车国六a标准,各相关车企的推进节奏也被打乱。

  “我觉得影响还是比较大的,首先体现在我们试验过程。

按照正常的任务排期,目前这个阶段,理论上应该是在开发过程中需要大量做试验的时候。

我们的试验队伍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家在外地的试验员,因为疫情,他们的返工时间受到影响。

除了人员方面,另外比较痛苦的是我们需要去特定地点做的试验,”提到疫情对轻型车国六a阶段标准实施的影响,目前仍在远程办公的南京依维柯产品工程部总监邹小俊直言道,“我们试验项目中有一些高速试验需要上高速,但现在试验车暂时不能上高速,这个路况的试验项目肯定需要延迟。 此外我们还有一些需要在高寒地区做的试验。

”  据介绍,通常,南京依维柯的试验队伍都会选择黑龙江、内蒙古的一些地方来进行具体试验,这在平时颇为普通的安排,目前也显得困难重重。

“比如我们出发去做高寒试验的队伍,刚刚在本地完成了14天的隔离要求,马上奔赴海拉尔,到了当地还需要再隔离两周。 然而,解除隔离之后,当地的气候条件已经不太具备寒区试验的标准了。

”说到这里邹小俊非常苦恼,“这个时机错过了,下次的试验很有可能再需要等一年呀。

”  生产更难  如果说试验部分还能够通过协调来通融、克服的话,那么供应链上遇到的困难就让更多企业难以招架。 不少企业在采访中表示,由于零部件企业开工时间不定,因此国六产品的开发、生产进度都受到了很大影响。

  “城市用车领域(邮政、环卫)是有一定影响的,因为很多客户都需要改装,而全国最大的专用车改装基地在湖北随州,那么对这部分客户的影响不可避免。

”一位卡车企业人士告诉记者,“所以,从我的角度观察,我觉得应该至少延期半年,不仅仅是销售的问题,同时也是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实际的帮助受疫情影响的湖北地区,帮助那里的相关企业。

”  “从车企的角度看,疫情对汽车行业全产业链存在一定程度的冲击,给企业生产、经营带来了严峻挑战。 ”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从供给端看,积极复工,对产能有一定挑战,但企业会采取相应策略积极应对,将产能损失降到最低。 ”  “我们也遇到了零部件供应商地处湖北的情况。

复工发货日期目前还是确定不下来。 ”邹小俊告诉记者,“这也影响了我们整车装配等一系列后续环节。 ”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国内的供应商,为达到国六a阶段的相关技术要求,很多国内企业采用的高压共轨系统来自国外,而这一部分零部件同样因物流运输受到了巨大影响。   环保标准不能帮倒忙  事实上,2019年,国五、国六标准的切换问题就已经引发了业内的热烈讨论。 一方面,纵观汽车排放标准的演进时间,从国四到国六,排放标准的实施进度不断加快,而另一方面,虽然按照要求轻型车国六a和国六b两个排放限值方案分别于2020年和2023年实施,不过目前来看,已有不少地区跳过国六a直接提前切换至国六b标准。   而在疫情的影响之下,对于将于今年7月1日全面实施的轻型车国六a标准,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需要给予行业一定的过渡期是肯定的,2019年汽车市场表现的大幅下滑和部分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标准有着密切关系,而今年开年受到疫情影响,车企生产和供应受阻,标准实施的难度也进一步加大。

  “我觉得过渡期是一定要的。 ”邹小俊也表示认同,“这个过渡期一个是给我们企业产品开发准备、做好相关试验留一些时间,另一个就是要给经销商一定时间,让他们消化前期国五车辆的库存。 ”  排放标准加速迭代,从节能减排的角度看,响应了国家打赢蓝天保卫战的要求。

而从汽车行业角度而言,“过于激进的环保标准切换对汽车行业的压力很大,”崔东树说道,同时他还建议:“对于汽车行业而言,一方面,疫情之下,应该给予行业资金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另一方面,鼓励淘汰更新,促进汽车消费,提振汽车市场也非常重要,环保标准应该起到激发车市的作用,政策应该综合考量环保与车市发展的平衡性问题。

”  虽然标准实施时间推迟与否,结果如何尚未可知,但目前来看,汽车产业链受到疫情冲击已是不争的事实。 只有当疫情结束的春天降临,才能寄望产业回归正轨之后的车市回暖。

(马鑫武新苗)。

Tags: 电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